首页  »  小说专区  »  淫荡人妻  »  和小姐的恋情
和小姐的恋情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姐姐骚

地址发布页:地址发布页:
故事中有两个小姐,大的叫旭,小的叫雪,但最后只有一位和我有故事。
好险,差一点就真掉了进去。

我在上海做艺术指导的时候,收入很不赖。哪家公司您猜吧,反正我这点年龄是不会在达彼思做ad的。

有一天双休日,城际特快回家,短短的一段路,有两个票价:85和47,每次都是85的,因为较干净。那天人不多,我粗粗的看了下票,就坐在大概是十号车厢的近入口处。我很不讨厌这个位置,因为在我的右边,有个女孩正踮着脚站在椅子上,和窗户外的亲人道别(窗户有问题,拉不下来)。我是一个自来熟,站起来帮她往下拉窗户,卡得死死的,动不了。

她看到了,回头和我笑了笑,表示感谢。

我却看到她满脸的泪花。

好一个真性情的女孩!

窗外是一家人,抱着个小孩,也是眼泪汪汪。

不忍看,拿出手机打21点,但已经有些期待了,是什么?不知道。或许在商业城市,看到这样场景的机会不多。

车开了,整整二十分钟都没打搅她,让她先开口,我知道她会的。

终于,她开口了,说:“谢谢你了。‘

我说:“不客气。‘

这时仔细地欣赏了她的模样——我喜欢用欣赏这词,尤其对于女子。桃形的脸,神情有些憔悴,但是有着一双含水的大眼睛,鼻子高挺,嘴巴不算小,润润的,算得上一个美女。

关于聊天就不想扯太多了,相比意淫类的文章,开头已算长了。她告诉我是山西人,开了个服装店在内地的城市,现在就过去经营。刚才是她的家人(在上海)给她送行,因为要去半年时间。

一路上,她都把双足盘在软坐上,很美。

三个小时候我就到站了,而她还要过十几个小时。

已是夜间十一点半了,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,我小心地帮她盖好衣服让她睡一会儿,究竟三月初的深夜仍有寒意。

回到家,似乎掉了什么东西一样失魂落魄。

此后的几十天,仅有一两个电话联系而已,都是太原的号码。她还是离我很远。

我在三月下旬辞职回了家。有天正在朋友的摄影棚聊天,手机响了,一接,是她。

她回来了,想见见我,就在我家的城市。

约好了地方,我拉了朋友打的赶去,是一家三星酒店,在北郊。

虽然有些意外,但总算见到了她,已不复上次的清纯模样:一声黑裙,黑黑的眼影,绒面的高跟鞋,十足的小姐样。我的天使到哪里去了?

还是为她点了个包厢,消费了近千元,算是解了相思之苦。

怏怏地回家。躺床上半天不能入睡,快两点了。

电话又响,她的声音:“我今天没地方睡了,让我们睡包厢,太脏了,能不能到你家去睡?‘送上门来了,我说好啊。她又说我的表姐今天被开水烫伤了,能一起过来吗?我说可以,反正我一个人住,只是就一张床,不知你们介意吗?她说总比睡包厢好吧。然后就让她们打个车过来,我等她们。

说到这里,似乎很玄了。说实话我看别人这样写都会怀疑,呵呵,那就当故事继续看吧。

那天天公作美,下起了倾盆大雨,奇大。但已不冷,究竟是江南的四月了。
电话再响时,她们已在小区里,下不了车,因为她姐姐胸口有伤。我抓起两把伞就冲下去,深夜,大雨,两位佳人在出租车昏暗的灯光下非凡的靓丽。我打着伞把她们带到了家。

明亮的灯光下,一切都像是在梦中。她要为她姐姐换药,我说先洗澡吧,为你们预备好了。这是看了看姐姐,又是个美女,穿吊带衫,被雨淋的紧贴在身上(雨太大了,打伞作用不大),身材玲珑,个子很小,只有1米59的样子。这是我反而没有一点邪念,因为心里更多的是对她们的关心。

她们很大方的在我房间脱得只剩内衣,两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光彩夺目,像两朵郁金香。我拿起姐姐给我的寿百年,抽完两根,她们洗好了,满室飘香。又聊了一会,于是上床睡觉。

我的床很大,因为要适应我的身高。我睡最里面,雪睡我身边,旭睡在最外面。